老屋魂「一九五」| 节外生枝

创业点子 阅读(1966)
mg电子游戏

  《老屋魂》内容简介? 目录

  9175450-94951a83a85d8bfb.png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第【一九五】章? ? ? 节外生枝

  世上的事还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。

  再生接到华邦集团财务部的“分成报表”,上面简单明了的几行数字差点让再生肺都气炸了:“市场拓展部销售总额合计一亿五千万元人民币,但销售合同并未实际履约。经公司研究决定,只能暂按三分之一结算,原定提成百分之二不变。分成按照当初约定,所有销售费用公司不承担,再减去扣除给拓展部其他成员酬劳,拓展部总经理龚再生最终分成人民币贰拾万元人民币。”

  陈升先是“不在”,后来说是拓展部由人力资源部成立,自然由人力资源部负责具体解释。

  梅叶笑吟吟地接待了龚再生:“哎呀呀,龚总是华邦有史以来升职升得最快的员工,刚进入公司就成了总经理;也是华邦提成最多的总经理,一次就提了二十元;还是华邦最得老总赏识的员工,单次奖金高达十万元人民币……”

  再生冷笑着打断梅叶:“梅部长,高帽子就不必戴了。本来我提成的事和你应该没有多大关系,但既然陈总委托你给我解释,那就请你按照我们当初的约定,按照比例给我分成。”

地指给再生看,一个字一个字地解释,按照她的思路,公司财务部的结算确实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“梅部长,拓展部自始自终都只有我一个人,你说要扣除给拓展部其他成员酬劳,请问拓展部其他成员在哪里?”再生终于知道他是说不过当初白纸黑字写的《协议》,这都是自己当初没有仔细审阅的后果,本不想继续和梅叶理论,公司既然设计好了陷阱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和一个早就安排好了的女人争长论短,有点辱没自己。现在自己又不是要倒卧街头,吃一堑长一智。通过在华邦一博,终于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肯付出,肯定就会有收获。三哥不是送给自己一句话:“这个世界上只有想不到的事,没有办不到的事”么?但自己一直都是“光杆司令”,咋到了分红提成的时候,突然就有了“其他成员”了呢?这不是明摆着欺侮自己吗?

  “龚总,现在拓展部没有其他成员,不代表一直没有啊!”梅叶半是劝导半是警告:“龚总来公司一个月时间不到,连奖金带分成,一下子就拿了三十万元现金,一天一万块,你上哪去找这样的好事?我们华邦不拖不欠,一次兑现。龚总这么聪明的人,该不会不知道‘多得不如少得,少得不如现得’这个道理吧?况且,我们陈总说了,将来的合同履行、售后收款,还会耗费公司的大量人力物力。”

  再生说:“这就是梅部长对此事的解释?公司在员工分成的问题上就这样唯利是图?”

  “任何事情都要适可而止,龚总做人也要讲点良心,看人要看长处,帮人要帮难处,记人要记好处。你说你一个连工作都没有的人,一下子挣到了三十万,你还不满足?”梅叶说起话来伶牙俐齿,每句话都像机关枪扫射出来的子弹,再生看着那张美丽性/感的嘴唇,像机器带动一样快速地一张一合,长叹一声:“梅部长,你不要为虎作伥,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。你把帐给我算了我吧 ,天下这么大,我离开华邦也会有饭吃。”

  梅叶叫法律顾问拿出一纸合约出来,说:“你签了这个,财务部马上给你拿钱。”

  再生打开一看,居然是一份《保密协议》:“……由于行业的特殊性,龚再生同志离职后,三年内不得再从事幕墙行业或与幕墙行业相关的职业……”

  “老陈真要逼我无立锥之地?”再生突然冒出无名怒火,拿过笔来,签了字,暴跳如雷地对着梅叶喊:“你让财务部给老子把钱送过来,见过不要脸的,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我龚再生算是知道啥子叫鸟尽弓藏过河拆桥。”

  财务部送来二十万现金,再生签了字,把钱装进包里,拿过刚才签的《保密协议》,一把撕得粉碎,当着所有人的面,对着梅叶咆哮如雷:“请你们转告陈升,山不转路转,老子龚再生偏偏就要从事幕墙行业,他有种就去告,老子随时随地奉陪!”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刚出华邦集团大门,一辆凯迪拉克就朝自己开过来,再生心中一惊:“妈的,这陈升真狠,只给了二十万,还想不过,刚出厂门就要下毒手是不是?”想想这真是小人,也不退缩,反而故意朝着车子迎头而上。但看这车一点不像来撞自己,撞人的车哪开得真样慢悠悠而且不遮挡号牌,并且在人家的公司大门口就直接开上来的?

  有些莫名其妙的再生站在路中间,看到凯迪拉克在自己身边停了下来,车窗摇下,一颗长着大耳的方头伸了出来,一脸莫测高深的表情私笑非笑。再生看着这个男人的脸有些面熟,但记不得在哪里见过,只好直视着男人炯炯有神的大眼睛。

  “龚总,这么快就被老陈扫地出门了?”大概过了三分钟,坐在车里的人走下来,再生看他气宇轩昂仪表不凡,一下子想起新生给自己讲过那天开招商会时遇到的那个人,就从衣兜里掏出那张名片,用中指和食指夹着,嘴角微微上扬:“安立舒的陆总?”

  “多亏你还记得我!走,上车谈。”陆益民握住再生的手,顺势一拉,再生也就半推半就随着陆益民上了车。

  “陆总莫不是来给我发奖金的吧?”再生边扣安全带,边笑嘻嘻地侧过身去,对正准备开车的陆益民说。

  陆益民转过头来,哈哈一笑:“可以啊,我记得我在酒会上是说过要给你发一百万奖金的话。龚总你不是要去银行存钱吧?我给你凑个整数如何?”

  “你知道我来华邦拿钱?”再生忽然有些警惕:“那你知道我在华邦拿了多少钱?”

  “依我这些年对陈升的了解,你最多不会超过三十万。今天看你这神态,可能这包里最多只有二十万现金,而且有至少十万块是十元的钞票。”陆益民发动了车子,猛地一脚油门,凯迪拉克绝尘而去。

  “是吗?”再生把包里的钱倒在前挡玻璃下面的中控台上,果真有一半的钞票是十元面额的。再生打趣地说:“陆总是算命的不成?”

  “去银行吗?”陆益民也不回答,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卡,也用食指和中指夹着,目视着前方,镇静自若地说:“这里有一百万,密码是你的生日,你把这笔钱给我,我们作个交换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给我八十万?”再生想起和陈升签订的《销售产品协议》,表面上看是平坦大道,搞不好底下就是一个坑,虽然有些坑只要肯跳,收获还是不小的。还有这个密码,真是自己的生日号码,陆益民究竟想干什么?

  陆益民把车停在路边,郑重其事地说:“龚总,我可没有说送给你八十万,我说的是交换。”

  “怎么交换?”自己的现金只有二十万,可以交换一百万的存款?存款又不可能有假钞。

  “我们一起合作,开一家幕墙公司。我出钱,你负责经营。”陆益民说:“这笔钱是表达我的诚意。”

  “你的诚意未免表达得太大了?”再生表面上故作镇定,但内心里却躁动不安,上海有这么多有钱的大老板?“表达诚意”就可以给几十万?

  “陆总,我其实对幕墙产品的了解也不多,包括销售经验,也仅仅处在初级阶段。如果你要找人合伙,比我高明的人才多的是。”再生看陆益民不像开玩笑,只好敞开心扉。至于这笔已经送到手中的巨款,自己无论如何不能伸手去拿。有些钱,不一定能买到安稳。

  “以龚总目前的人气,不要说刚刚解决了玻璃幕墙有史以来的弊端,并且创造了一天之内销售三个亿的奇迹,单凭龚总受到老邹头公开的表扬,只要龚总出面开厂,龚总的名字就是一块金字招牌,生意肯定兴隆。”陆益民对再生似乎很了解。

  “陆总真是高看我了,不要说龚某确实不才,就说刚才拿了华邦这笔钱,还和陈总签了什么《保密协议》,说是我三年内不得从事幕墙行业,单单是这个,我也不可能和你合作开厂。”再生边说边去装中控台上的钞票,心中陡然升起一个念头来。

路。”陆益民仿佛有花不完的钱,一百万似乎只是一百块。

  “谢谢陆总,我暂时不需要。这笔钱和那笔奖金,还够我用一阵子。”再生咬牙谢绝了这笔钱,拉开车门就要下车。

  陆益民已经重新发动了汽车,口里热情地说:“龚总,钱可以不要,我送你回去总可以吧?”说罢也不等再生指路,直接朝再生租住的地方驶去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